Stubborn man

Lazy And Stubborn
This is rojo
灵感活在黄昏与夜晚之间

【Jaydick】Suburban Light

Summary:千禧年前,年轻人杰森·陶德努力隐藏着自己的秘密。

Tips:突然很想写千禧年前的事情,一个虎头蛇尾的文。

-

迪克·格雷森在1994年春天再次离开哥谭,同年十月回到布鲁德海文的一间破烂公寓内。第二年的时候杰森·陶德在布鲁德海文的郊区租下了一间老式公寓,他把自己几乎所有的东西都搬到了这间公寓,包括一个坏掉的老留声机,大喇叭造型。他现在用的是手提箱式的,但怀旧情结让他很难扔掉一样东西。


他有了三个自己的安全屋,一个在布鲁德海文,是他今年刚刚建好的,也是目前设备最为齐全的一间;一个在哥谭离韦恩庄园很远的区域,那是他的第一个安全屋,...

在黑暗和永恒中,他们依旧沉默。

Lauren:

永恒

Bgm:ルパン三世愛のテーマ-今井美树

【Jaydick】Blue Bird Fly Away——

Summary:杰森终于刮了他那长满整个脸颊的胡子。

Tips:我最亲爱的红发杰森,年龄操作。

-

这是个秋日。他刮了自己的胡子,并且刮伤了自己的下巴。


刮胡子的念头并不是一时兴起。他久久的坐在床沿思考,留声机里的黑胶唱片转了又转,不停唱着切特·贝克。很快那些红色的胡须就要爬上他的脸颊了。上一次剃胡子是很久以前,为了参加某个宴会。那时他的头发就已经开始长了,也正是从那时开始他再也没有染过他的红头发。


那是个夜晚,出发前。他在镜子前为自己打好了领结,男人诧异地发现自己鬈曲的红发已经可以夹到耳后了;他摸了摸自己的头发,它很硬,不像另一个人的头发那样柔软。他又仔细地打...

【Jaydick】Shallow Lake 7

Summary:他们之间的一些片段故事。以及他们怎样谈恋爱

Tips:无。

-

他反复说着一句话,好说服自己,他搓捻着自己额前的发丝,蹲在布鲁德海文市区大桥的顶端。下次见,他重复到,下次又是哪次?雨下了起来,他能听见雨水从他的耳背滑下,停留在紧身衣的脖子领口。


他彻底认输了。没有人认定这是一场角斗或是游戏,也没有人否定。但他最终还是输给了自己的欲望。那欲望的滋生让他痛苦,让他沉迷。这欲望是如此的迷人,一滩清澈的沼泽,水波弯曲着他的影子,不断的,仿佛永不停止;他站在浅湖的中间,不在乎是否会沉入湖底。


一般来说,杰森·陶德是定位器上的盲点。定位器是提姆的主意,女孩们...

【Jaydick】Come Drink With Me

Summary:晚宴片段与小青年的恋爱。

Tips;都市八点档。

-

他们说,韦恩家的晚宴是哥谭的传奇。


烟火,喷泉,倒挂的巨大水晶灯。被切割的玻璃面上映照着一张张骄傲放纵的面孔,又被扭曲,消失在晃荡中。上千瓶倒进水道的酒,亮晶晶地闪着,流进波涛中,汇入通向黑门监狱的海域。首饰碰撞,皮鞋踏过大理石地板,酒杯相互交接。您好,您好,又一个韦恩的夜晚,不是吗?名流们咧嘴笑着,上百张鲜红的嘴唇上下动着,发出咯咯的笑声,笑声跳入哥谭夜色的夹缝里,很快就寻不到尾巴了。几十张在黑暗中相碰的唇齿。流言蜚语在人们的笑中颠簸着,翻滚着。


迪克永远是热爱宴会的。永远的中心,布鲁斯·韦...

【Dickjay】Cave

summary:两位成年人的小别扭,然后和互相告白。

Tips:有点黄。

-

杰森·陶德几乎从不向他妥协,他突然意识到这一点。瞬间,他变的孤立无援,他开始觉得自己是他们关系中的小丑,不,也没有那么夸张,但他总觉得自己像个局外人。他是一只在森林里无法落脚的鸟,而杰森·陶德便是那片森林。


森林幽谧,美丽却也无法接触,冷冰冰的存在着。他如此形容到,神情夸张,手舞足蹈,作出心痛的模样;这时候他的情人往往就在他的旁边,白他一眼。他讲给他自己听,讲给杰森·陶德听。他是个天生的表演者。


杰森·陶德把这当作迪克的把戏,或者他的某一次表演...

朋友们,我终于决定坦白了。
我吃单纯的21,也吃单纯的12;或者说,我有可能写12放在这个blog上,就,1上2下,字面意思上的1上2下。
嗯,对的,that's it.
有洁癖的姑娘们可以取关起来了……!(不过你不去取关我我也很高兴啦!)

【Jaydick】Me Gustas Cuando Callas

Sammary:杰森·陶德回忆起他的情人。

Tips:一个没有超级英雄和超级坏蛋的世界。沿用红发杰森的外形和性格,同蝙蝠侠时期的迪克。普通人。

-

他回忆起迪克某年秋天的样子。男人身着暗色大衣的背影矗在灰蒙蒙的码头,那是他唯一一次在迪克工作时去看他。不会再有第二次了。他站着,离迪克很远,像两个陌生人。迪克仿佛一座灰色的雕塑,禁锢在时光永恒的码头上。也确实是永远了。


迪克是他严肃的情人。


他们相遇在监狱,迪克,那时候还是监狱长,对这份苦闷的工作还能忍耐不到一个半月。他们当时都很年轻;他喜欢对迪克吹口哨,隔着铁栏,每当迪克拿着警棍路过时他都会哼唱罗密欧与朱丽叶,拨起...

©Stubborn man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