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tubborn man

Lazy And Stubborn
This is rojo
灵感活在黄昏与夜晚之间

【Jaydick】Me Gustas Cuando Callas

Sammary:杰森·陶德回忆起他的情人。

Tips:一个没有超级英雄和超级坏蛋的世界。沿用红发杰森的外形和性格同蝙蝠侠时期的迪克。

-

他回忆起迪克某年秋天的样子。男人身着暗色大衣的背影矗在灰蒙蒙的码头,那是他唯一一次在迪克工作时去看他。不会再有第二次了。他站着,离迪克很远,像两个陌生人。迪克仿佛一座灰色的雕塑,禁锢在时光永恒的码头上。也确实是永远了。


迪克是他严肃的情人。


他们相遇在监狱,迪克,那时候还是监狱长,对这份苦闷的工作还能忍耐不到一个半月。他们当时都很年轻;他喜欢对迪克吹口哨,隔着铁栏,每当迪克拿着警棍路过时他都会哼唱罗密欧与朱丽叶,拨起他带进来的...

【Jaydick】一次大哭

Summary:杰森为了迪克像个小姑娘一样哭了。

Tips:ooc都是我的……真对不起(。粗口多注意。一个喜剧。

-

“我操你妈,格雷森,听见没,我再说一遍,我操你妈的迪克·格雷森!”杰森·陶德恶狠狠地喊道,恶狠狠地流泪。夜翼已经跨过了大半个湖,游向湖对岸的洞穴,他根本没理杰森,头都没回一下。杰森·陶德站在岸边,眼泪从他的眼罩下流到了下巴,和着他下巴上的割痕带出的血与肉,酸涩的痛着。太他妈痛了,杰森想,操他妈的。


男人焦躁地在原地转着圈,挠着自己的头发,摸着摸着感受到了一大片湿润。他把手举到自己面前,一片红漆漆的东西覆盖在他的手上,他愣了一...

【Evaro】Peace Piece

Summarry:他,然后关于斯科特。

Tips:中学生作文字数……600极短。

-

他们并不是没有争吵过。不过具体他也不记得了,可能是关于编曲之类的,或者是关于他的某些坏习惯。全都是些不足为奇的小事情,现在回忆起来他甚至觉得甜蜜极了。老天,他竟然用上了这样的词汇来形容他们的争吵。


然而事已至此,他也无话可说。关于斯科特的贝斯,关于他们一同度过的炎热夏日,关于死亡。


他喜欢在午后阅读,读尼采,读弗洛伊德,或者读幽默故事集。1961年的夏天,他格外喜欢再来上一杯苏格兰威士忌,让窗帘半拢,任由热风溜进房间。某个下午,他仰躺在单人沙发上,眼前一片白色,他在天花板上瞥见了一条绿油油的...

【Jaydick】Sentences

Summary:迪克的胡言乱语,速记本上的话。

Tips:第一人称。

-

我开始尝试写下一些东西,就像你很久以前给我的批评一样:人不能离开写字,格雷森!我要像个不正经的作家一样,坐在一张舒服的坐垫上,挥动笔头,随便写下些什么龙飞凤舞的字。但事实证明我做不到,我永远无法成为一名作家,你是对的。


那些写下来的字无非又是一些流水账,比如现在这些(怪了,为什么我还要继续写),如果你看到绝对会这么说。我开始后悔为何当初没有多看点书,那些经典的小说,那些哲理、优美的散文,让它们填充我空荡荡的脑子。


那些日子里,你拿着卡图卢斯的诗集站在书柜面前——你的书柜,我坐在沙发里吃我的外卖晚餐。即使...

【Jaydick】A Phone Call

Summarry:迪克接到一通电话。

Tips:六百字的摸鱼。非常简短。

-

迪克·格雷森接起电话,翻身回被子里。


“嘿。”他听见杰森·陶德的声音。


“嗯……”他回答。


“你觉得尼加拉瓜是个浪漫的地方吗?”对方说,他还没有清醒过来,仍然困于梦境。


“……”他又偷偷闭了会儿眼,“不,我不觉得。”他如实回答。在睡眠与清醒中,电话那头传来很大声的落水声。


杰森沉默了一会儿。他又进入浅层睡眠。梦中是森林,一只鹿在树干间奔跑。鹿跳进一片海。


“也许你是对的,迪基。”杰森的声音突然开始颤抖,他清醒了一点。


“怎么了?”他开始感到奇...

Lauren:

Fever


-------

情人节应景扔个粉红色的扉页!最近在和 @Stubborn man 计划搞一本21文漫合志,内容大概是四篇左右的独立短文和一篇较长的漫画,但是怕到最后没人要想先上来问一下有没有姑娘感兴趣(。

【Jaydick】His Window

Summary:迪克很在意他关着的窗户。

注意:一个他们以为自己在和对方打炮其实一不小心谈了恋爱,结果吵了个小架最后和好的故事(不是的

-

他的窗关着。


圆餐桌玻璃杯里的郁金香发着幽幽的光,在空气中发散出一阵微弱的香气。早上他拉开门,一束郁金香插在他昨天晚上放在门口的空牛奶瓶里。瓶子在角落里。他眨了眨眼睛,把瓶子和花拿进屋子,摆到桌上。迪克换上球鞋,去门口取新定的报纸。早上光线好的出奇,让他怀疑这是不是哪个东南亚城市。迪克抖了抖报纸,自杀案,市长演讲,新推出的法案,封面的小角落里布鲁斯·韦恩搂着他的新任女友走出一家俱乐部,带着他那迷人的微笑。


他把报纸折了起来,...

【Jaydick】Rolling Stone

注意:两篇摸鱼。一篇短小,一篇更短小。

-

1.Between Dreaming and Waking

杰森·陶德死了。这是迪克·格雷森醒来后告诉自己的第一件事。“告诉”比“意识”更加困难。他艰难地,反复地告诉自己这件事:杰森死了,就在昨天。通讯器被水泡坏了,他站在红色的电话亭里;消防队的声音远在几个街道外,道路空荡荡的,街道一片黑暗。现在已是午夜。他从码头而来,身上还带着波罗的海的海水,在静谧中他拨打电话。


“他死了。”他对蝙蝠侠说。这是个报告,听起来像是一个“宣布”,他在对自己报告,对自己宣布。“……”他没听到任何回话,他抓着话筒,好像它能支撑他似的...

©Stubborn man | Powered by LOFTER